禁欲太久的女人终于有众恐慌?

  • A+
所属分类:精神力量
Tag:  精神力量芒砀山的六月依然是骄阳似火,赵子山坐了三个小时长途汽车才从道观来到这个花花世界,还好他在城里做厨师的表叔肯收留他这个无父无母的孩子。 阿山,你就睡这里吧,不要看小,
禁欲太久的女人终于有众恐慌?

禁欲太久的女人终于有众恐慌?

  芒砀山的六月依然是骄阳似火,赵子山坐了三个小时长途汽车才从道观来到这个花花世界,还好他在城里做厨师的表叔肯收留他这个无父无母的孩子。

  “阿山,你就睡这里吧,不要看小,我当初来城里的时候,床都没得睡啊。”表叔指了指一间不到六平米的卧室,就出了门。

  看的出来,这个表叔不怎么欢迎他这个侄子,不过总比露宿街头要好,放好自己的行李,打算先去浴室冲个凉,“怎么城里比山上还热啊,还以为表叔这有空调呢,怎么连个电扇也没有呢?”赵子山顺手把袋子里的药材拿了出来,都是师傅在他临走前给他的。

  七色蛇的蛇皮,金蟾蜍的骨头,还有芒砀山上生命力最顽强的鸡鼓草,本来表叔让他把这些臭烘烘的东西扔掉的,赵子山好说歹说才留了下来,“这可都是宝贝啊……”子山嘟囔了一句。

  还有一张是师傅真阳道长唯一的照片,自从赵子山六岁那年父母失足跌落山崖以后,就靠白云观的真阳道长抚养,一直到十八岁,本来赵子山也想出家的,不过师傅说他凡心未泯,不可出家,就让他下山了。

  “真不知道师傅怎么想的,也不做让我做道士,说什么男儿志在四方,真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感慨完毕,他就脱了衣服进了浴室,对于一个长期在村里河里洗澡的人来说,城里琳琅满目的洗浴用品搞得他眼花缭乱。

  “这玩意还挺香的,不知道是用……对面是……”赵子山一回头,发现从窗户居然可以看见对面的浴室,更令他惊讶的是一个绝色佳人正跟他一样,脱的赤条条,正在洗澡,只见那美人浑身打满了浴液,尤其是两颗大球,乳白色的液体铺满了两个山包,真是让人垂涎三尺啊。

  赵子山这时候看的目瞪口呆的,浑身发烫,活了十八年头一次见过这样的美人,十八九的年纪,雪白的肌肤,乌黑亮丽的长发,玲珑有致的身材,在道观里除了师傅就是师兄,别说女人了,母狗也没一只。

  对面的美人用水冲完浴液,突然就发现了对面的赵子山,吓的她一声尖叫,连对面的赵子山也听到了,子山这才注意到他这是偷窥,赶紧用手拉过帘子,心脏碰碰直跳啊,一种做了坏事被人发现的感觉。

  “怎么办?万一那姑娘……这可就跳进黄河洗不清了……”慌乱之中赵子山急的满屋子乱走,不知道该怎么办,碰碰碰,门外传来敲门声,透过猫眼一看,居然就是刚才那个美人,穿着纯白色的镂空睡衣,怒气冲天的拍着门,看来是来兴师问罪的。

  “里面的人听着,不要以为不开门我就没办法,你要是在不开门我就去报警……”门外的女孩赶觉随时都会把门拆掉,“这……不行,还是跟她解释下好……”赵子山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开了门,门一开,一个巴掌就打了过来,紧紧的贴了上去,鲜红的五指印也浮现了出来……

  “想不到你这个小鬼这么好色,大白天的偷看我洗澡,今天你要是不跟我道歉……”这女孩上来兴师问罪本就是怒气冲冲,再加上赵子山一见女孩就害羞,根本就不知道说什么,门外还有两个邻居走了出来,一边看一边指指点点的,搞得赵子山更是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与其在这里丢人现眼,不如单独跟她说清楚,赵子山想都没想,一把抓过女孩进了房间,门也被关上了,那女孩看赵子山拉他进了房间,有些出乎意料,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女孩有些害怕了……

  “这色狼不会对我……不会的大白天的,应该不会怎么样……”女孩心里想了下,才没那么害怕,一甩手把赵子山推开了,赵子山这时候脑子里面还有些乱,不知道该怎么道歉,更害怕她去报警,“对了,我包里有一根长白山的野山人参,不如给了她,兴许会原谅我……”子山一想,就转身从包里翻东西。

  女孩看他掏东西,误会他想要拿凶器杀人灭口,再仔细看这个男人,皮肤黝黑,身材高大,一看就是那种四肢发达的男人,“你……你要干什么?你不要胡来……我会叫的……”女孩吓得躲在了角落里。

  “你误会了,我这有个长棒子给你看下,很大很粗的……”在芒砀山上人们都把人参叫做长棒子,萝卜叫做短棒子,赵子山情急之下就随口说了一句家乡话,他这一句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在女孩的耳朵里,这长东西就成了那玩意……

  “好变态啊,居然说那东西……不会遇上变态色魔了吧?不行,我得采取点措施才可以……”女孩顺手拿了一个菜刀,表叔是做厨师的,俗话说,厨子不偷,五谷不收,这厨房里的家伙,他家可是应有尽有,就在客厅的角落,都放了两三把崭新的菜刀。

  趁着赵子山正背对着他掏东西,女孩子拍他的肩膀,上去就是一刀,还好赵子山拿的及时,一根黄白色的人参正好掏了出来,菜刀不偏不以的根人参来了一个亲密接触,不用问,这人参被砍成了两节……

  “人参?不是凶器嘛?”女孩也愣了一下,就算再变态的色魔,也不会蠢到用这种东西杀人吧?

  “你干嘛拿刀砍我啊……你的那个……”原来刚才女孩用力过猛,一不留神居然把睡衣给落了下来,本机出门的时候,女孩就很生气,没有穿好,这下倒好,一个用力,细细的睡衣带子就从肩膀上滑落了下来……

  两朵山峰鼓鼓的展现了出来,刚才是远距离观察,现在换成了零距离的观看,赵子山那个处男身子哪里受的了,一股鼻血喷了出来……这次女孩反倒冷静了,穿好衣服,没有说话,转身把门给锁住了,手里的菜刀握的更紧了……

  赵子山面前这个女人叫李婷,是附近一家诊所的老板,别看岁数不大,但是从小在诊所长大,父亲是远近闻名的老中医,后来父亲退休,诊所也就交给了李婷打理,由于她工作老道,熟悉她的人都叫她婷姐,是这片的有名的冰美人。

  今天这个美人被赵子山这个傻小子看了一个精光,不知道有多生气,说什么也要狠狠地教训他一顿不可。

  “那个……大姐……我不是故意的……你……”赵子山本来就单纯,看着婷姐手里握着刀,怒不可遏的正盯着自己,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打破这局面。

  “赵大军!开门,你的账到期了,再不开门,就不要怪我们泼油漆和放火了!”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拍门声,赵子山虽然是第一次下山,可是在电视上也看到人家收账的,这会儿也想起来,表叔门外还有一些刚被擦拭过的痕迹,红色的油漆,写的都是一些不堪入目的话语。

  赵子山还在考虑要不要去开门,门外一个人一脚踹破了大门,三个肌肉壮男站在门外,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婷姐也有些纳闷,这三个是什么人啊?

  “赵大军呢?告诉你们,我们是贵利高财务公司的高级收账主任,今天拿不到三万八,你们谁也别想走出去!”为首的那个男人,凶巴巴的说着话,眼睛在婷姐的胸上扫了下,然后身后那两个人又去房间搜了下,估计是在找子山的表叔赵大军。

  “草,又扑了个空,把他家里给砸了,给这老东西个教训!”那人话音一落,身后小弟从身上掏出了一把锤子,冲着电视机一下,可怜啊,这屋子里唯一超过两千块的东西,就这么报废了。

  赵子山想不到自己来的第一天,就遇上这种事,自己这个表叔在山上也有耳闻,平日里烂赌成性,这帮收账的,照这个砸法,只怕承重墙一会也会被拆了,“你们先住手,我是赵大军的侄子,有什么对我说好了!”赵子山赶紧用身子挡住锤子,那锤子正要砸床呢。

  “跟你说?好,拿钱!有钱我们就走!”收账的一摊手,赵子山才想起来,自己浑身上下就只有260块,只怕是利息也不够,“各位大哥,这样,我身上钱不多,你们等我一个月,我找到工作,只要一有薪水,立马就还!”

  那三个人一听,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好笑,“你当我们傻啊!一个月,不如等你发财好了!接着动手!”婷姐这会被这半路出来的程咬金吓住了,想了下,还是先离开的好。

  “你们之间的私人恩怨,不要牵扯我,我是来……借菜刀的。”婷姐说完话,转身就想离开,可是门口早就站有人了,伸腿一栏,挡住了门口。

  三个人从一进来,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婷姐的身材,这三人本就不是君子,看见美人满脑子想的都是龌龊的事情,再加上婷姐穿的一件单薄的睡衣,镂空的布料,粉红小葡萄差点可以看到,三人对视一淫笑,赵子山也猜出了几分。

  “小妹妹,你是赵大军的二奶吧?长得不错啊,在那个场子做啊?”为首的那个色眯眯的看着婷姐,脸都快贴到人家的胸口上了。

  “你胡说什么!我跟那个军没有关系,我现在要离开……”婷姐话还没说完,一个小弟伸手就要摸她的胸口,还说什么可能钱在她的身上,要检查下,婷姐吓得赶紧用双手乎在胸口,随手就给了那人一个嘴巴。

  那人一愣,先是吃惊,后是愤怒,被一个女孩子这么一打,真是什么脸都丢尽了,为了找回面子,一把将婷姐推倒在了沙发上,“大哥,我看不如在这玩这丫头一次,就当收利息了,要不然那老东西根本就不打我们放在眼里!”

  婷姐怎么也想不到,这三个这么禽兽,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想做这种事,赵子山一看,一把将那男人推开了,抓过婷姐搂在了自己怀里,然后大声呵斥道“你们想干什么!我不管我表叔的事情,你们今天要是搞胡来,得先过我这关!”

  赵子山大气凛然的说出这些话,还真有几分英雄少年的意思,三个收账鬼被这么一镇,有些心虚,不过很快又摆出了流氓本色,“臭小子,想替人出头啊!妈的,让你小子知道知道什么叫拳头。”拳头随着话音打了出来,原本这打架斗殴就是收账的基本功,这一拳更是使出了十成力量!

  赵子山眼看着拳头打了过来,一个侧身闪了过去,张开手掌包住了拳头,向后一拉,居然把那经验老道的流氓托了过来,也不知道赵子山哪来的力气,流氓的的手臂卡的一声,居然关节脱落了。

  婷姐和那两个收账的看的是目瞪口呆,仔细打量了下他,外面看着就是一个刚进城的土老帽,可居然有这本事,那个关节脱落的收账流氓,疼的更是哭爹喊娘。

  赵子山再一推他,就跟推一个木偶一般,毫不费力,“你要是不想自己的胳膊废了,就别乱动。”他们哪里知道,刚才这脱落关节的手法,是他师傅真阳道长亲传的,原本是治疗铁打损伤的,但是用来打架也是好招数。

  为首那个一看自己小弟被打,举起锤子就要砸,赵子山先把婷姐推开,一个反手拖住了他的手腕,运动腰力,直接把男人的胳膊来了一个180旋转,“我告诉你,我现在要是松手,你这骨头可就废了,我刚才看你胸口上有被重物砸过的痕迹,你是不是每天夜里咳嗽啊?”

  赵子山微微一笑,对着他胸口上的中官穴就是一拳,这力量虽不大,可是一打中穴位,就如同千斤之力一般,那人一翻白眼珠直接晕了过去,赵一山用脚一踹他说道“在下真阳道长名下弟子,赵子山,仙医门传人!”

  一直以来对金钱都没有什么概念,有钱就花没钱省着花,直到今年年初加入了理财群,去看了几本关于理财的书籍,才对金...

  如题,我默默地关了闹钟。 从07年毕业参加工作,从杭州出发,到北京-西安-广州-上海,突然停了下来,内心居然是一片...

  高考后的暑假,养成习惯,若能早起,则孤身晨游。那时湘子桥还未重建。从家上韩江大桥,经江东沿岸,入东湖,由湘子桥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