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畏浮云遮望眼景致长宜放眼量”源由

  • A+
所属分类:风俗风物
Tag:  风俗风物莫畏浮云遮望眼,风物长宜放眼量,人生往往会遭到很多困扰与烦恼,主要是来自于自己。我们虽有有限的失望,但是还有无线的希望。生活依旧简单、平静、恬淡。要以宽阔的胸襟,长远
“莫畏浮云遮望眼景致长宜放眼量”源由

“莫畏浮云遮望眼景致长宜放眼量”源由

  “莫畏浮云遮望眼,风物长宜放眼量”,人生往往会遭到很多困扰与烦恼,主要是来自于自己。我们虽有有限的失望,但是还有无线的希望。生活依旧简单、平静、恬淡。要以宽阔的胸襟,长远的眼光,去辨证的分析问题,排解心中的“牢骚”,社会上的“浊事”。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面对挫折、苦难,是否能保持一份豁达的情怀,是否能保持一种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这需要博大的胸襟,非凡的气度。如果你感到痛苦,证明你的心还不曾麻木。在逆境中磨炼出你的意志,不必计较一时的成败得。风物长宜放眼量,去追寻长久的精神底蕴。(网络博客)

  1.【飞来峰】即浙江绍兴城外的宝林山。唐宋时其上有应天塔,俗称塔山。古代传说此山自琅琊郡东武县(今山东诸城)飞来,故名。

  3.【不畏】反用李白《登金陵凤凰台》“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句意。

  4.【浮云】浮云:暗喻奸佞的小人。汉陆贾《新语》:“邪臣蔽贤,犹浮云之障白日也。”唐李白《登金陵凤凰台》:“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5.【缘】因为。眼:视线.【最高层】:最高处。又喻自己是皇帝身旁的最高决策层。

  《登飞来峰》为王安石30岁时所作。1050年(皇祐二年)夏,他在浙江鄞县知县任满回江西临川故里时,途经杭州,写下该诗。这首诗是他初涉宦海之作。那时年少气盛,抱负不凡,正好借登飞来峰发抒胸臆,寄托壮怀,可看作的先声,实行新法的前奏。

  第一句“飞来峰上千寻塔”,八尺是一寻,千寻塔是极言塔高。第二句“闻说鸡鸣见日升”的“闻说”,就是“听说”。作者说:我登上飞来峰顶高高的塔,听说每天黎明鸡叫的时候,在这儿可以看见太阳升起。第三、四句写自己身在塔的最高层,站得高自然看得远,眼底的景物可以一览无余,不怕浮云把视线遮住。“自缘身在最高层”的“缘”,当“因为”、“由于”讲。人们不要小看这首登高游览的小诗,它体现了诗人的理想和抱负。

  鸡鸣看日出是很壮丽的景致。在北宋仁宗时候,国家表面上平安无事,实际上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都一天比一天尖锐起来了。王安石作为封建统治阶级内部的一个进步的知识分子,他怀着要求变革现实的雄心壮志,希望有一天能施展他治国平天下的才能。所以他一登到山岭塔顶,就联想到鸡鸣日出时光明灿烂的奇景,通过对这种景物的憧憬表示了对自己前途的展望。“不畏浮云遮望眼”这句看去很浅近,其实是用了典故。西汉的人曾把浮云遮蔽日月比喻奸邪小人在皇帝面前对贤臣进行挑拨离间,让皇帝受到蒙蔽(陆贾;《新语·慎微篇》:“故邪臣之蔽贤,犹浮云之障日也。”)。唐朝的李白就写过两句诗:“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见《登金陵凤凰台》)意思说自己离开长安是由于皇帝听信了小人的谗言。王安石把这个典故反过来用,他说:我不怕浮云遮住我远望的视线,那就是因为我站得最高。这是多么有气魄的豪迈声音!后来王安石在宋神宗的时候做了宰相,任凭旧党怎么反对,他始终坚持贯彻执行新法。

  他这种坚决果断的意志,早在这首诗里就流露出来了。这首诗和唐朝诗人王之涣的《登鹳雀楼》诗:“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

  这首诗的第一句,诗人用“千寻”这一夸张的词语,借写峰上古塔之高,写出自己的立足点之高。诗的第二句,巧妙地虚写出在高塔上看到的旭日东升的辉煌景象,表现了诗人朝气蓬勃、胸怀改革大志、对前途充满信心,成为全诗感情色彩的基调。诗的后两句承接前两句写景议论抒情,使诗歌既有生动的形象又有深刻的哲理。古人常有浮云蔽日、邪臣蔽贤的忧虑,而诗人却加上“不畏”二字。表现了诗人在政治上高瞻远瞩,不畏奸邪的勇气和决心。这两句是全诗的精华,蕴含着深刻的哲理:人不能只为眼前的利益,应该放眼大局和长远。

  该诗与一般的登高诗不同。这首诗没有过多的写眼前之景,只写了塔高,重点是写自己登临高处的感受,寄寓“站得高才能望得远”的哲理。这与王之涣诗“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相似。前者表现一个政治变革家拨云见日、高瞻远瞩的思想境界和豪迈气概,后者表现要想取得更好的成绩,需要更加的努力的互勉或自励之意。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与苏轼“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一脉相承,表现技法极为相似,王诗就肯定方面而言,比喻“掌握了正确的观点的方法,认识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就能透过现象看到本质,就不会被事物的假象迷惑。”而苏诗是就否定方面而言的,比喻“人们之所以被事物的假象所迷惑,是因为没有全面、客观、正确地观察事物,认识事物。”两者都极具哲理性,常被用着座右铭。

  首句“飞来山上千寻塔”,八尺是一寻,千寻塔极言塔高。次句“闻说鸡鸣见日升”中的“闻说”是“听说”的意思。这两句的意思是:我登上飞来峰顶高高的塔上,听说每天黎明鸡叫的时候。在这儿可以看见太阳升起。另外,在这两句诗中,诗人还提到了一个传说:站在塔上,鸡鸣五更天就可以看见海上日出。请想想飞来峰那高耸云天的气势吧!宝塔虽高,却不是高不可攀。转眼间,诗人已登上塔顶,世界万物尽收眼底,那飘荡的云再也挡不住视线了!

  “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第三、四旬写自己身在塔的最高层,站得高看得远,眼底的景物一览无余,再也不怕浮云把视线遮住了。“自缘”的“缘”,是“因为”“由于”的意思。这两句乍听起来,作者像是在谈论观赏风光的体会;可细细品味,便会从中领悟到一条人生哲理:在社会生活和思想修养方面,不也是站得高才能看得远吗?对于诗人,这是雄心勃勃的自勉;对于读者,这是引入向上的启示。

  本诗充分体现了诗人的理想和抱负。其中的名句“不畏浮云遮望眼”用了典故。西汉人曾用浮云遮蔽日月比喻奸佞小人在皇帝面前对贤臣进行挑拨离间。王安石把这个典故反过来用,他说:我不怕浮云遮住我远望的视线,是因为我站得最高。这是多么有气魄的豪迈声音呀!由于他在政治上能高瞻远瞩,能看清社会向前发展的趋势,坚信变法能改变北宋积贫积弱的局面,使国家强盛。所以后来王安石在宋神宗的时候实行变法,任凭保守派怎么反对,他始终如一推行新法,毫不动摇。

  总之,全诗短短二十八个字,把作者的理想、抱负和对前途充满信心的心态都表现得淋漓尽致。全诗借景抒情,表现了作者变革现实的雄心壮志,感情奔放,气势磅礴,不愧是名作。

  人生旅途中时常有“浮云”,如疾病、落榜等各种打击,使人陷入逆境,跋涉艰难。然而,“天不为人之恶寒而辍冬,地不为人之恶远而辍广。”人生旅途是险峻的,并非像长安街那样笔直和平坦,也并非若诗人描绘的那么浪漫,更多的是荆棘和坎坷,更多的是“路窄林深苔滑”。

  坎坷是一双耐穿的鞋,艰险是一枚闪亮的纪念章。面对逆境,要有披荆斩棘的勇气。

  逆境可以砥砺人的意志,催人上进。德国著名诗人歌德少年时一度失恋,然而他控制住了危险感情,以自己破灭的爱情为素材,创作出了撼世名作《少年维特之烦恼》。他在事业上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自己也从失恋的泥潭中走了出来。

  杜甫诗云:“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只有不畏劳苦的跋涉,才会从沙漠走向绿洲。“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这“险远”要靠个人主观努力去征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物竞天择,优胜劣汰,逆境则是裁判。

  成功受主观、客观诸多因素的影响和制约。如果因为“浮云遮望眼”就放弃主观努力,绝然不会有一丁点成功的希望。任何一个献身事业的人都应从“不畏浮云”起步,去拼命争取成功。“尽吾力而不可至者,可以无悔矣。”只有这样才不会在逆境面前低头。

  与“浮云”抗争需要胆识,更须有远见,忌自暴自弃,目光短浅。王安石不也说“自缘身在最高层”么?!要真正成为命运的驾驭者,还需要正确认识自我,使主观与客观相统一,对于利己发展的顺境,要充分利用,抓住机遇。磨难昰青春时代最可贵的财富。面对逆境,我们要深信:苦尽甘来,荆棘后面是绽放的花朵!

  登上泰山顶的那一刻,千里万里是浓浓云海。那里风很大,云从头顶过,从颊旁过,从指尖过,从脚边过。整个人,整个山顶,都置于不见边际的云雾中。但我知道,并感受到,山顶的青松依旧挺立,“五岳独尊”四个大字依旧耀眼有力。我开始一步步向前迈,十分郑重地要在这五岳之首的山巅留下脚印。

  “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我知道我的眼前有白茫茫的雾,我知道这里风很大,很寒冷,我知道每一次登到山顶都十分劳累、艰难。

  王安石另有诗句说:“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身在最高层,怎奈秋风萧飒,寒意不胜,这说的是官难为,万般诗词也难遣怀。以古观今,古代如此,今亦如斯,现今台湾的高官,应也嗟叹高处多寂寥,只因平头百姓,几曾识得高官?而高官却需做到流汗,还被嫌到流涎。

  “为政不在多言”不再是执政者教条,在讲究营销时代,做三分事要讲三分话,做七分事要讲七分话,方能“显名于天下”。话说回来,现今“阁员”之名不显,较诸过去有“阁员”以负面形象浪得声名,可要强得多。

  王安石是江西临川人,所以称为王临川。但自他十六岁起随父亲赴任江宁,江宁便成为第二故乡。王的父亲与王本人都数次居官江宁,并且均终老江宁。江宁即南京。王安石晚年退居南京钟山的谢公墩,该地距钟山和南京城各半,所以又称为半山。考究一番王安石的生平,“半山”似乎是一种隐喻和象征。一端是王曾达到的政治巅峰,一端是王筑垒的文学之城。半山老人在中国的政治历史和文学历史中都有非凡的烙印。

  中国的知识分子,总是同时拥有政治热情和文学热情,所谓达则兼济天下,退则独善其身。达,便要去做官,去从政,治国平天下;退,则要修身齐家,著书立说。相形之下,政治冲动要比文学冲动更充沛更强烈。王安石自不例外,而且因为个性的倔强执著,坚毅果敢,政治第一的色彩尤其浓重。三十岁时,他过绍兴登飞来山古塔,曾赋诗抒怀,诗云“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与总是徒怀壮志的其他中国文人不同,他最终达到了官僚政制中的最高阶级,数度出任通常称为宰相、宋朝名为同平章事的政府最高行政长官,并且主持设计国家的政制特别是财政金融制度。早年,北宋文坛领袖欧阳修曾赠诗比拟他为李白、韩愈,他则答诗:“他日若能窥孟子,终身何敢望韩公。”他死二十年后,竟然真为朝廷追赠,配享孔庙,与孔子、孟子一并被祭祀。他的国家资本主义政治设计,成为北宋中后期搅动整个国家政治经济的风波中心,并且成为今天历史学家纷争不休的重要话题。

  唐诗宋词里有人生旅途的羁苦,有怀乡思亲的愁绪,有志存高远的信念,有引人深思的哲理,有满腔热忱的爱国之心,有令人景仰的人格风骨。让我们来共品这杯沁人心脾的香茗吧。

  读唐诗宋词,我读懂了友谊。友谊是“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的深深铭记;友谊是“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的悠悠牵挂;友谊是“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的久久凝望;友谊是“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殷殷劝慰。

  读唐诗宋词,我发现了乡愁。乡愁是“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的悲凉哀伤;乡愁是“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的急切难耐;乡愁是“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的茫然失措。

  读唐诗宋词,我理解了追求。追求是“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永不停步;追求是“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执著信念;追求是“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的英勇无畏;追求是“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的积极乐观。

  读唐诗宋词,我看到了对祖国的赤诚。赤诚是“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的满腔热血;赤诚是“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的雄心壮志。

  常识是人们在长期的实践过程中总结出来的经验。岁岁年年,它们经过时间的积淀和岁月的铅华洗抺,显得睿智、深刻,富有指导意义。

  然而,纵然常识与我们同行,随着时间的检验,我们却渐渐发觉:常识不是真理。人们常说“叶落知秋”,可似乎在一定条件下,这一常识反有一叶障目之感;人们常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可当我们看到一个个权欲熏心之徒借机诈骗,常识又似乎成为“管窥蠡测”。当我们发现常识不再正确,当我们发现真理已去之甚远,请告诉自己: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

  逆境出人才?我们也总会发现,逆境不一定出人才,而收获亦可出人才!当傅聪用黑白琴键弹笑于人生华美的诗篇,讴歌人生的诗情画意,我们不得不承认:顺境让他得到了更充分的发展;当苏轼在苏家书香门第的教育下而功成名就,崭露头角时,我们不得不承认:顺境让他获得了心灵的熏陶。面对“逆境出人才”的常识,请擦亮双眸,客观分析,在逆境奋起,亦在顺境中成长、涅槃。

  常识有言:“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不可否认,多读书可陶冶性情,启迪智慧,练达心灵,让心诗意化栖居。当孔子学富五车而博贯古今,当钱钟书读完北大图书馆的书而纵横捭阖,学贯中西,我们不得不由衷地赞叹。然而我们也得知道,脱离书本与实际生活的关系,只怕是过于片面。“纸上谈兵”的赵括、“失街亭”的马谡,可谓博览群书。然而,当士兵被血淋淋地践踏在马蹄下,我们只有默默地哀悼那些无辜的亡灵。面对这一常识,难道我们不该更深刻地认识到“实践才是真理的尺度”?只有多读书,并于实践结合,方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

  毕淑敏说:“人生原本没有价值,但我们可以给它创造一个价值”。面对常识,我们该何去何从?那就是:不是浮云遮眼线,批判地继承常识在生活中的作用,通过创新、通过发展,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让实践说话,让真理验证,用一颗客观、公正的心来面对这一切。也许,浮云过后,定是侪辈们“登泰山而小天下”,让思想引领我们前行。

  且抚一幅长卷,让明辨常识渲染生命画卷;且驾一叶扁舟,让审思常识融汇胸间:且寻一处幽径,让笃行常识铺成生命坦途。一言以蔽之:面对常识,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

  1949年,诗人柳亚子受邀请,从西柏坡来到北京。到了北京以后,他深感自己怀才不遇,于是写诗呈送,暗指准备离京隐居江南。于是写诗《赠柳亚子先生》劝诫他“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在的真诚感召下,柳亚子最终心悦诚服地留在北京,参加新中国的建设事业,并最终迎来了新中国的成立。

  柳亚子:名弃疾,字安如,号亚子,江苏吴江人。早年追随孙中山先生搞革命,后来成为。一九五八年病逝于北京。著有《磨剑房诗词集》。

  牢骚:一九四九年三月二十八日夜柳亚子作《感事呈毛主席一首》,也就是诗中的“华章”,称要回家乡分湖隐居。见附诗。

  [原注]分湖为吴越间巨浸,元季杨铁崖曾游其地,因以得名。余家世居分湖之北,名大胜村。第宅为倭寇所毁。先德旧畴,思之凄绝!

  〔说项依刘〕劝说项羽接受刘邦的领导。柳诗作时正值中共中央争取南京政府接受和平解决方案,希望民主人士共同努力。柳在此处表示他虽也是元老,自觉无能为力。一说,用的是杨敬之到处讲项斯的好话和王粲去荆州依附刘表的故事。唐杨敬之《赠项斯》诗:“平生不解藏人善,到处逢人说项斯。”《三国志·魏书·王粲传》:“乃之荆州依刘表。表以粲貌寝而体弱通侻,不甚重也。”柳表示说人好话、依附他人,他很难做到。

  〔夺席谈经非五鹿〕后汉戴凭驳倒许多讲经的学者,夺取了他们的讲席(见《后汉书·儒林·戴凭传》)。又,前汉显贵受宠的五鹿充宗讲《易经》,曾被朱云驳倒(见《汉书·朱云传》)。这里借指自己有夺席谈经的学问,决不是五鹿充宗那样依附权势、徒具虚名的人。

  〔无车弹铗怨冯驩〕战国时齐人冯驩投靠孟尝君田文。田文门下食客分三等:上等坐车,中等吃鱼,下等吃粗饭。冯驩列下等,他弹剑唱:“长铗归来乎,食无鱼。”田文把他列为中等,他又弹剑唱:“长铗归来乎,出无舆。”(见《史记·孟尝君列传》)铗(jiá荚),剑,或说剑把。冯驩(huān欢),《战国策·齐策四》作冯谖(xuān宣)。

  〔分湖便是子陵滩〕分湖在柳亚子家乡的吴江县。子陵滩,即七里滩,起自浙江建德梅城,迄于桐庐钓台,因东汉初严子陵隐居曾在此游钓而得名。这里柳指自己要回乡去隐居。

  〔杨铁崖〕名维祯,字廉夫,元末明初诸暨(今浙江诸暨)人,当时的著名诗人。